在“4·26”**知识产权日到来之际,人民法院公布了2012年知识产权司法保护十大案件。除了“iPad”商标案、百度文库著作权纠纷案等现代科技色彩案外,与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相关的“泥人张”不正当竞争纠纷案颇为抢眼。

早在1915年,它就获得了巴拿马**博览会的一等奖,在**上享有很高的声誉。2006年,“泥人张”入选中国首批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然而,近年来,“泥人张”的诉讼不断,涉及商标侵权、老字号侵权等。刚刚宣布的案子就是其中之一。

泥人张案并非特例。随着我国大量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商品化,大量的知识产权案件层出不穷。中南财经政法大学知识产权学院教授黄玉叶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这几年制定的《非物质文化遗产法》注重行政保护,与知识产权法律制度缺乏有效衔接。如何加强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法律保护,还有许多问题有待解决。

入选2012年知识产权司法保护十大案件的“泥人张”案,源于天津、北京两起“泥人张”事件。

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教授张凯是天津泥人张的第四代。他的曾祖父是泥人张的创始人张明山。在商业活动中,张凯一直把“泥人张”作为商业标识。

同时,北京人张铁成还声称自己是北京泥人张的后代,并注册了一家公司从事经营。张凯认为,北京的“泥人张”侵犯了“泥人张”的专有使用权,并于2005年将其告上法庭。

这场官司从北京市第二中级法院一直到法院。2012年,法院判决天津“泥人张”胜诉。中外有名品牌泥人张某终于被依法保护。

判决书指出,“泥人张”作为张明山及其后代泥塑艺术家的特殊称谓,以及他们继承的具体技法和创作、生产作品的具体名称,具有较高的社会有名度和巨大的商业价值。被告人张铁成等人在没有充分证据证明其合法使用的情况下,将泥人张某作为商业标识使用,客观上造成了公众的困惑和误解,构成不正当竞争。

诉讼旷日持久的关键是证据不足。张凯律师白洪涛坦言,“泥人张”历史悠久,取证困难。张凯和他的律师穿梭于北京和天津之间,但许多关键证人拒绝出庭。

取证难的不仅仅是泥人张某一案。大多数有名的商业老字号都有一百多年甚至更长的历史。在长期变化中,所有权不明确。很难用充分的证据证明其有名度,进而保护产品的权利,制止不正当竞争。

目前,各级法院一般参照《商标法》中商标的标准来认定商业老字号的商标。市中级法院法官侯占恒表示,老字号具有较强的地域特色,对其有名度的认可度可以适当控制。

侯占恒说:“在我看来,企业提供‘中华老字号’证书,并在认定‘中华老字号’时提供相应的证据,就可以认定这个老字号具有一定的有名度。”。

辽兰、板蓝根、艾蒿这些天然植物经过少量加工后成为染料,可以生产出色彩鲜艳的扎染产品。

2008年6月,以四川自贡命名的自贡扎染成为非物质文化遗产。同时,扎染工艺是否构成商业秘密也引发了争议。

本案原告为自贡扎染工艺厂,被告为自贡天宫工艺品有限公司,案情并不复杂。天宫公司的几位创始人都是老厂长和扎染厂的员工。他们掌握了扎染的核心技术,自己创办了一家新公司。在当年签订的劳动合同中,老员工承诺离职后保守商业秘密。结果,扎染厂以侵犯商业秘密罪将天宫公司告上法庭。

此案于2010年1月结束。自贡市中级法院认为,商业秘密是指不为公众所知、能带来经济利益、具有实用性、权利人已采取保密措施的技术信息和商业信息。作为一项非物质文化遗产,“自贡扎染”属于传统工艺,向社会开放。扎染厂在继承这一工艺的同时,也将发展出自己独到的工艺。这种独到的技术应该成为商业秘密,但扎染厂并没有证明。由于证据不足,扎染厂的诉讼被驳回。

其实,它们所蕴含的传统技艺是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核心内容。传统技能是否构成商业秘密一直是学术界和司法界争论的焦点。

指出,保密性、商业价值和保密措施是商业秘密的三大要素。在传统手工艺中,我们应该对待已经公开的部分和仍然保密的部分。只有满足这三个条件,特别是在操作、配方或技术的某些方面不能复制,才能构成商业秘密。

在侯占恒看来,构成商业秘密的传统技艺,的问题是大部分是以“师徒带徒”的方式传承下来的,缺乏保密意识和保密措施。在使用传统技术之初,要树立保密意识,建立保密制度,对涉密人员严格管理。他特别提醒,老字号企业要把握好宣传材料和广告的尺度,避免主动泄密。

一位民间艺人身穿民族服装,手持彩旗,出庭旁听此案。这是2011年9月市中级法院审理“安顺帝溪”案时的一幕。

导演张艺谋在拍摄电影《千里独行》时,借用了非物质文化遗产安顺地方戏的戏剧表演。然而,在影片中,张艺谋却将其视为“云南面具戏”。受电影影响,一些观众专程到丽江寻找所谓的“云南面具戏”,但没有成功。

贵州省安顺市文化体育局认为,张艺谋及其制作人侵犯了民间艺术作品安顺地方戏的署名权,遂向法院起诉。出现在宫廷中的民间艺人是安顺戏的表演者。

此案一审、二审后,原告的诉讼请求被驳回。法院给出的理由是,根据著作权法,署名权是作者对作品的权利。安顺地戏与京剧、平剧一样,只是一种戏剧,不构成作品。只有安顺地戏中的某个剧目,如电影中所用的“千里孤骑”,才能构成作品。

“安顺帝溪”案在国内外引起轰动,有媒体称之为“非物质文化遗产案”。虽然已经过去了两年多,但其影响仍在发酵,争议远远超出了“作品”的范畴。

事实上,包括民间文艺在内,谁拥有大量的非物质文化遗产,谁是真正的权利人,这是一个**性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问题。我国《非物质文化遗产法》对此没有明确规定;1990年颁布的《著作权法》只有一条规定:民间文艺作品的著作权保护办法由国务院另行规定。但是,到目前为止,国务院的条例还没有颁布。

“著作权法不适合民间文学艺术的保护,但应采用专门的法律法规体系。**应尽快出台《民间文学艺术保护条例》,填补空白,“黄宇烨建议我们应建立健全文人协会等集体管理组织,或者建立专门的民间文学艺术所有权的基础。代表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