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主席在博鳌亚洲论坛2018年年会开幕式上的主旨讲话中强调,中国将在扩大对外开放方面采取重大举措。三是加强知识产权保护。

知识产权是一种无形资产,是人类在社会实践中创造的知识劳动成果的专有权。知识产权保护是鼓励创新的基本手段,是**竞争力的核心要素之一。知识产权法的目的是禁止他人擅自使用其创新成果,使创新成果具有排他性,从而保证创新主体得到应有的利益回报。从本质上讲,它解决了作为资源所有权的“知识”问题,是一种激励和调节利益的机制。它在精神创新领域构建人的行为规范,将包括技术创新在内的智力成果引入经济生活。知识产权法本身是私法领域制度创新的产物,知识产权法的核心价值是公正的保护创新。

纵观知识产权制度产生、变革和发展的历史,我们不难发现,所有科技进步和经济繁荣的**都是知识产权制度健全和完善的**。中国改革开放40年,知识产权法制建设40年,大致经历了重建、发展、完善三个阶段。20世纪80年代初至90年代初,我国的法制建设重新起步,知识产权立法工作进入了一个新时期。先后颁布了《商标法》(1982)、《专利法》(1984)、《著作权法》(1990)、《反不正当竞争法》(1993)等,初步建立了知识产权法律体系。现阶段主要的知识产权法已经制定,但由于当时的历史背景和发展水平的制约,保护标准不是很高,也不能参与**版权保护体系。从20世纪90年代初到21世纪初,是一个快速发展的阶段。我国全面修订了《著作权法》(2001年)、《专利法》(1992年、2000年)、《商标法》(1993年、2001年),颁布了《植物新品种保护条例》(1997年)、《集成电路布图设计保护条例》(2001年),加入WTO的同时,《知识产权协定》使我国知识产权保护的标准和水平达到了**知识产权公约的要求。在这一阶段,知识产权法律制度顺应了知识产权**化的趋势和我国自身发展的需要,努力通过法律制度的现代化来促进科学技术的现代化。进入21世纪以来,知识产权法基本完善。为进一步加强知识产权保护,促进知识产权制度建设,中国分别于2004年和2005年成立了**知识产权保护工作组和**知识产权战略发展领导小组。2008年,国务院发布了《**知识产权战略纲要》,迎来了新一轮知识产权领域的立法和法律修改高潮。进一步完善了相关的基本法,清理了一些专门的法律法规,使之制度化、制度化、合理化。同时,以此为契机,建立了符合**知识产权制度发展趋势、体现我国知识产权保护优势的制度体系。

从我国现行知识产权法律制度来看,首先,我国知识产权保护水平与经济社会发展水平相适应,知识产权法律制度比较完备,这是我国所有法律制度设计和立法中发展快的领域之一。**公约规定的知识产权保护_标准是各方必须接受的立法底线。中国加入**贸易组织前后,对知识产权法律法规进行了全面修订。中国在强调促进科技进步和创新的立法精神、权利内容、保护标准和法律救济的同时,实现了与《知识产权协定》等**知识产权保护规则的一致。从立法过程可以看出,我国在社会、科技、文化、经济不断发展的基础上,正在逐步提高知识产权保护水平,二者基本适应。其次,我国知识产权理论研究和具体实践的历史相对较短。与发达**相比,我国的知识产权保护水平还存在一定差距。产业和地区在知识产权保护方面仍存在明显的不平衡。与快速推进立法相比,知识产权保护领域仍存在“举证难、补偿低、周期长”等问题,法律实施效果不够显著,执法力度有待加强。

要成为知识产权强国,至少要在知识产权法治层面上,从以下几个方面进一步努力,支持和保障创新发展。一是进一步完善知识产权法律制度。通过完善相关法律法规,消除法律法规之间的冲突,增强法律法规的可操作性,制定一批鼓励创新、促进知识成果产业化的配套法律法规,知识产权法律保护体系进一步稳定,井然有序,一丝不苟。二是切实提高知识产权执法水平。能否充分发挥其促进社会发展和知识创新的功能,不仅取决于立法的完善,还取决于制度运用的有效性。随着电子商务等新业态的蓬勃发展,知识产权侵权的隐蔽性、持续性、频度和执法难度不断加大。深化体制机制改革,整合知识产权行政资源,提高行政管理效率,目前,要重建**知识产权局,整合组建市场监管综合执法队伍,而将两者统一纳入**市场监督管理总局的管理,是增强执法力度的重要保证。同时,通过进一步深化司法改革,整合知识产权案件管辖,充分发挥知识产权法院的作用,完善以司法保护为主的知识产权保护机制,加大对违法行为的处罚力度,降低维权成本。三是加强创新文化和知识产权意识的培养。在全社会倡导“尊重知识、崇尚创新、守信守法”的思想和行为模式,形成以鼓励和保护创新为核心的创新文化。要根据不同的对象,综合运用公共宣传、专项培训、基础教育等多种形式,培养全民族的知识产权意识。特别是通过宣传教育,提高企业知识产权自我保护意识,尊重他人知识产权,利用知识产权创新发展。四是建立以知识产权为导向的公共政策体系。知识产权制度要与**科技、工业、文化、教育、外贸等政策相协调、有机衔接。在产业政策方面,要努力调整产业结构,促进知识成果产业化;在科技政策方面,要加大对发明人的保护力度,注意科技成果的产权问题对外贸易方面,要进一步优化进出口商品结构,扩大自主知识产权和自主品牌商品出口;文化政策和教育政策方面,投资政策方面,要加强创新资金支持,加大投资力度研发方面的财政投资。